号称第一股利润仅亿元 北汽新能源销量领先难救股价

  号称第一股利润仅亿元 北汽新能源销量领先难救股价 | 公司汇

  原创 王宏 

  “希望年收入达到600亿元,企业市值达到1000亿元”的战略目标言犹在耳,但最终上市后该公司370亿市值仅与长安汽车相当,不及比亚迪三成

《投资时报》记者  王宏

《投资时报》记者  王宏

  不论是互联网新势力,还是脱胎于传统汽车集团的骄子,新能源车企都有一个千亿市值梦。事实证明,对标美国“特斯拉”,可能会离梦想更近。

  9月14日,头戴“中国特斯拉”、“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股”等标签的蔚来汽车(NIO.N),迎来最高光时刻,股价一度冲至13.8美元。按照该价格计算,其总市值超过141亿美元(约合980.22亿人民币),离千亿咫尺之遥。

  虽然随后股价遭到腰斩,但就在近日,特斯拉(TSLA.O)主要股东Baillie Gifford持股11.4%的利好消息令蔚来汽车又迎来一波上涨行情。即便在“黑色星期三”道琼斯指数重挫836点、科技股普跌的情况下,其仍逆势上涨4.87%至7.75美元,较当日下跌2.25%的特斯拉表现更为出色。

  不过,同人不同命,系出名门的北汽新能源,却在借壳复牌后,让人大跌眼镜。

  9月27日,停牌两年的S蓝谷复牌,并更名为北汽蓝谷(维权)(600733.SH)。筹备多年,又被置入北汽新能源资产,北汽蓝谷本应凭借“A股新能源汽车第一股”的身份享受稀缺标的溢价。不料开盘即破发,盘中更两度临停,当日跌幅高达36.88%。

号称第一股利润仅亿元 北汽新能源销量领先难救股价

  随后几个交易日,北汽蓝谷仍未走出低迷。截至10月10日收盘报收11.03元/股,较前一日收盘下挫5.73%,较其15.05元的发行价更重挫26.71%。

  按照该日收盘价计,北汽蓝谷总市值为370亿元,同日蔚来汽车的总市值达到79.5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51亿元)。要知道,北汽新能源2017年全年销售新能源汽车10.31万辆,占全国23%的市场份额,连续多年全国销量第一。而截至上市前的8月末,成立三年的蔚来汽车仅交付1602台新能源车,这些车还都是由江淮汽车(600418.SH)代工完成。有业内人士经过一系列试驾后更直言,“这是一辆没有完成的车”。

  距北汽新能源完成B轮融资,投后估值280亿元仅过去一年而已,“希望年收入达到600亿元,企业市值达到1000亿元”的战略目标言犹在耳,而其目前370亿市值,仅与长安汽车(00625.SZ)相当,不及比亚迪(002594.SZ)的三成。

  市场误杀?标的稀缺估值难定?或者是没能抢在蔚来汽车前上市?

  事实上,如果看到财报中1.86%的营业利润率—甚至不及众泰汽车(000980.SZ)的5.19%,那么所谓的“新能源销量第一”的光环可能就不那么耀眼。此外,过于集中于北京的销售分布、补贴后均价在5万元左右的低端车型,都成为北汽蓝谷高估值的障碍。

  就公司复牌后股价表现以及相关经营问题,《投资时报》记者联系并发送采访提纲至北汽蓝谷董秘办,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上市首日股价异动

  “重组不同于IPO,IPO反映的是企业真正的价值。两年前SST前锋(北汽蓝谷前身)就停牌了,它是个带病的孩子,现在刚复牌,遇到老股东抛售了股票,这是正常现象。”认定上市首日股价表现并未真正反映其价值的该公司发言人如此表示。

  这个“带病的孩子”,确实为北汽蓝谷复牌后首日表现增加了复杂的背景。

  据了解,北汽新能源早在2014年就完成股改,并在去年完成B轮融资和员工持股,上市计划一直在推进中。但由于A股新股须连续三年盈利的规章限制,2015年还处于亏损中的北汽新能源最终选择通过资产置换的方式借壳上市。

  “一些曾经套牢的资本,会在北汽蓝谷复牌后及时套现离场”,就北汽蓝谷首日表现,类似分析层出不穷。但《投资时报》记者发现,对于北汽蓝谷的流通股东而言,或许并非“被套牢”那样简单。

  截至2018年6月30日北汽蓝谷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除阳翔二期证券投资基金外均为个人股东,上述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比例共计达到11.64%,集中度较高。其中吴德英和舒逸民持股比例分别为2.82%及2.51%。Choice数据显示,两人分别在2016年4月和2015年10月入股北汽蓝谷。而北汽蓝谷前身SST前锋股改一直久拖不决,其上一次公布股改方案时点为2007年,最终在2016年9月才将方案确定并停牌。而两位散户股东在进入节奏上把握得相当巧妙。

上一篇:诚邦股份:诚鼎投资拟减持公司不超3%股权 下一篇:地产圈三大未解谜之一: 泰禾的销售额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