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三大未解谜之一: 泰禾的销售额是多少?

  地产深言 地产深言

2004年北京房地产市场的地位,与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2004年北京房地产市场的地位,与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时候二线城市房价眼看突破3000元大关,甚至有强二线逼近5000元。实在是太贵了,一套两居室得花上30万呀。

  可是北京已经有逼近每平米万元的天价豪宅了,这样的豪宅得花100多万才能买一套,数额之巨,令人揪心。

  北京与北京之外的市场从来就有这种差距。这种巨大的落差在房地产高速发展的这十几年中,从未有过弥合迹象。

  这种落差奠定了北京“大哥大”的地位,天南海北的开发商为了追求高溢价,纷纷挥师北上,十几年后的今天,闽系、浙系、京派、央企、国企,只有进不来的,没有不想进的。

  2004年的时候,一家闽系房企带着“新中式”走进了通州。

  闽系、新中式、通州,这三个词放在2018年,可以直译为品牌、爆款、稀缺,解释得俗气一点,那就是热销、现金流、回款。

  可是在14年前,这个位于通州的闽系房企所打造的“新中式”因为思路太先进,不能被高端购房人群所接受。

  确实先进。回顾历史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沈琳在14年前就看出新中式会火,掐指一算通州会成副中心,这里将成为中国最具溢价空间的地方。

  北京土豪的前瞻性就不能跟操盘手比,14年前他们哪有这种眼光,否则运河岸上的院子怎么会滞销。

  滞销了长达5年之久,时间一晃到了楼市最辉煌的2009年,黄老板终于坐不住了,思来想去,地段不能改,就只能改风格,从新中式到欧美风,案名也变成了泰禾红御。

  占据了天时与人和的泰禾红御还是没能如黄老板的预期一样,让泰禾名声大噪,泰禾红御销路仍然不畅。

  这主要是因为潞城当时还没开始拔草,大片的荒草地怎么看都不像高净值人群爱的样子。

  由此可见,黄老板对于打造高端产品的执念由来已久。

  你想想看,2004年福州的房子3000多人民币时,身处北京的运河岸上的院子叫价2000多美刀,这简直是爱与不爱的差距。黄老板因此不远万里而来。

  时间又走过五年,终于到了我们零零后熟悉的2014年,十三四岁的我认出了成龙大爷托举的那四个字:中国院子。

  抛弃了浮夸的欧美风,中式大院再度回归,中国院子开始被土豪关注。但风格的演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10前年你看不起的通州潞城,如今已经让你高攀不起了。

  这个见证了通州历史巨变的老项目,终于开始发光发热。

  从运河岸上的院子到泰禾红御,再到中国院子,这个项目的起起伏伏如同泰禾一路走来的缩影,看天吃饭成了中国院子和泰禾最大的风险。

  这就是走高端路线的致命问题:市场好时,皆大欢喜;市场疲软时,大量资金沉淀,无力回天。

  然而黄老板坚定看好这条路,从2010年泰禾上市起,他迎来了四面八方的资金,攒了两年多,2013年起重庄押宝北京,从此泰禾与“一线城市”“高端”打断骨头连着筋。

  ——壹——

  今天泰禾院系所面临的问题与十年前运河岸上的院子并没有本质不同,当年运河岸上的院子最大的短板是地段,现在分布在各大一线及强二线城市中的院系产品,最大的短板是市场行情。

  当房闹的悲剧再次上演,我们仿佛看到了2008年那场大萧条的序幕。十年之后的2018年,万科白鹭郡从500万拦腰降至278万,碧桂园多地售楼处维权闹事,华夏幸福找了四五个买家接手环京土地。

  扛不住的开发商只能降价甩卖换取现金流,忍不了的购房人必须打砸售楼处赢得赔偿金。

  此处若允许加一横批,我想应该是:活下去。

  与他们狼狈的身影不同,泰禾的背脊一直是笔直的。金府大院自年初开盘之后,半年多以来一直酝酿开出二期,但预售证迟迟批不下来,售楼处的小姐姐们一天给同一个客户打5遍电话,殷殷叮嘱“交了定金就能锁定房源”。

  预售证都没下来,房源就能锁定。

  百步之外的邻居天悦壹号已经拿到了三期预售证,一二三期售价基本持平,没有大涨,完全顺应民心,用最快的速度适应了市场的变化。

  金府大院不干这样随波逐流的事,他想按照以往的市场规律拿到更高价格的二期预售, 据说目前已经公关下一栋精装,还剩下两栋毛坯正愁溢价出路。

  这是豪宅专业户的气节,哪怕丢了现金流也不能丢的气节。

上一篇:号称第一股利润仅亿元 北汽新能源销量领先难救股价 下一篇:西安万科澄清:网传高新华府项目塌方消息不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