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和许家印正式决裂 FF还有谁能救?

  评论|贾跃亭和许家印正式决裂 FF还有谁能救?

  网友调侃:贾跃亭只能等山西人众筹了。

  李祖阔

贾跃亭和许家印正式决裂 FF还有谁能救?


  恒大与贾跃亭之间的纠纷进入“打官司”扯皮阶段。

  11月7日,恒大健康对贾跃亭方面提出全面反诉,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向贾跃亭提起诉讼。

  “这一动作,也意味着双方撕破脸了。”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表示。

  恒大健康表示,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按照股东协议,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

  赶走财务人员,这绝对是贾跃亭能干出来的事。“许老板要主事,但贾跃亭觉得我也是老板,应该直接跟你对话,双方互相看不上眼。”这位人士表示。

  因贾跃亭仍实际控制的合资公司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的董事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法院命令合资公司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

  FF此后回应称,恒大拒绝付款跟FF赶走他们的出纳是两码事。FF是因为恒大违约拒绝付款,导致协议失效,所以在香港提交仲裁,然后再让出纳离开。这应该有个先后顺序。

  在宣布入主FF不到四个月后,恒大在今年国庆期间遭到贾跃亭的反目。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对资金极度饥渴的贾跃亭要求恒大方面提前支付后续投资款项,但一开始就对贾跃亭设置了严格条款的恒大并未让他如愿,纠纷由此开始。

  整个纠纷的发展一直围绕资金问题展开。贾跃亭在恒大出资的条件、时间等方面有“出尔反尔”的迹象,恒大方面则希望能掌控FF量产甚至整个公司的日常运营。

  一方不断要钱,一方要控制权,双方其实一直“各怀心思”。这也注定了这场交易的失败。

  按照今年6月底恒大入主FF时的协议,恒大会委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公司董事长,委派时守明担任董事,同时恒大还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FF委派出纳。但后续因贾跃亭方面的阻挠,恒大的委派进行的并不顺利。

  在此前贾跃亭掌舵乐视系期间,他在资金使用方面一直有绝对的话语权。但也正因其掌握财政大权,并时常在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间任意腾挪资金,造成财务混乱,使得后来进入乐视的融创也难以厘清。

  为了守住梦想的最后阵地,贾跃亭对FF的控制更甚,资金使用权也一直完全包揽。阻止恒大方面的财务人员入住,这不仅剥夺了大股东的财务审核权,同时如果他要挪用资金,大股东也无从防范,股东权利这他这里无从得到保证。

  10月底,贾跃亭提出与恒大的仲裁申请结果出炉后,双方尽管反应不一,但当时的结果其实是尽量都照顾了双方的权益。作为一项临时性救助措施,仲裁结果支持了FF当前阶段的融资诉求,额度不超过5亿美元,这对急需资金的贾跃亭而言是好事。

  但这次仲裁中依然确保了恒大作为大股东的权益。不仅贾跃亭的新融资要经过恒大的同意,并且恒大还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

  界面新闻也了解到,贾跃亭接触的新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和一家中东基金,但那两边也表态说,必须要经过恒大同意。投资人虽然继续看好FF的技术和前景,但对贾跃亭个人却并不信任,即便同意投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贾跃亭套现退出”,但这又是贾跃亭无法接受的。

  在贾跃亭商业生涯里,违背商业原则,掠夺股东利益的故事也多次上演。当初乐视入股一年多后,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表示,由于乐视资金链断裂,直接导致易到经营困难。而曾经手握一手好牌的乐视体育短短两年时间,就从辉煌走向崩塌,直接原因就是贾跃亭在乐视体育完成融资的关键时期,抽走乐视体育大量现金流,导致无法如约支付版权费,而陷入困境。

  败走美国后,贾跃亭个人的信用账本已经不能用瑕疵来形容,最近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内债权人开启越洋讨债模式。除恒大外,上海启程月明已向加州联邦地区法院提交了申请,要求法院执行向贾跃亭追讨1亿美元的仲裁裁决。

  当初乐视系陷入困境,山西老乡孙宏斌耗费大笔资金慷慨向贾跃亭伸出援手,但随后也陷入泥潭。果断的孙宏斌也曾自认失败。

上一篇:控股股东获输血27亿 连续跌停后康得新选择临时停牌 下一篇:恒立实业交易异常波动深交所发关注函 此前连11涨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