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货币剪刀差缘何扩大?企业大笔囤钱居民

  货币剪刀差创新高。15年初以来,M1增速从2.9%攀升至今年7月的25.4%,M2增速则由窄幅波动转为下滑,导致M1与M2增速剪刀差持续扩大,已突破历史高位。其中,单位活期存款一路走高,是M1增速激增的主因;单位定期存款却持续下滑,是准货币和M2增速下滑的主因。

  企业大笔囤钱:

  存款升贷款降,企业存款活期化。企业存贷款呈现两个现象:一是存款升、贷款降,反映企业信贷需求疲弱,但其它来源的资金正源源不断地流入并淤积在企业账户中。二是活期存款增速高于企业总存款增速,活期化趋势明显。

  企业存款活期化原因之一:定期存款、金融资产收益率下滑,企业持币成本降低,有更强的意愿以活期存款的形式持有资金。14-15年多次降息,使得企业存款中活期存款占比不断上升。但持币成本下降解释力度有限:15年中以来存款利率止降,但企业存款仍在活期化;企业总存款余额增速大幅上行。

  企业存款活期化原因之二:实体投资利润低迷,企业投资意愿萎靡。15年以来内外需求持续萎靡,产能过剩背景下利润率低迷,令投资持续滑落。实体投资回报率低令企业坐拥大量资金却只能持币观望,因而在存款利率止降后企业存款仍在活期化。

  企业存款活期化原因之三:销量上行投资下行,房产企业囤积资金。企业总存款增速走高表明企业存款活期化存在外生原因。从上市公司数据看,16年1季度房地产企业现金及其等价物增幅高达83.6%,领跑所有行业,远高于非金融行业均值23.4%。这说明房地产是企业活期存款大幅飙升的重要推手,房地产销量增速超过房地产投资增速,导致资金滞留在房企的活期账户上。

  居民拼命买房:

  地产销售飙升,财富回流房地产。15年以来地产销售大幅走高的背后,则是居民财富配置的“再地产化”。15年以前,居民财富配置整体呈金融化、去房地产化。但15年下半年以来,情况发生变化。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令存款向金融资产搬家进程放缓,存款利率下行令定期存款吸引力下降,而房价猛涨则驱使居民再次进入房地产市场,上半年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速超40%。

  贷款升存款平,居民加杠杆买房。居民财富配置“再地产化”导致居民贷款增速大幅走高,而居民部门加杠杆从银行大笔举借资金,通过房地产市场流向了企业部门,为推高M1埋下了伏笔。我们测算,今年上半年新增房贷与新增住宅销售额之比达到55%,已超过美国、日本历史峰值。贷款创造存款,通过高速增长的杠杆,居民的信贷化为了企业的存款。此外居民买房也导致了居民储蓄分流,使得居民存款增速持续低增,而包含了居民存款的M2增速也自然相对较低。

  企业存款活期化,居民财富地产化

  货币剪刀差扩大,其核心原因是企业、居民行为模式发生了变化。企业在大笔囤钱,其结果是企业活期存款增速远高于定期存款增速,从而推高M1.居民在拼命买房,其贷款高增推高了M1,而存款低增拉低了M2.这两个行为的后果,从表象上看是货币剪刀差的扩大,实质则是企业存款活期化、居民财富地产化,而这显然会导致经济的空心化,不是长久之计!

上一篇:皮海洲:国企员工持股涉及股市制度有待理顺 下一篇:内忧外患,合并一个月的滴滴优步重现新美大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