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蛋壳作画 画遍了京剧脸谱里的各种人物形象

  在上海有这样一位耄耋老人,他日复一日地在一枚枚蛋壳上作画,画《西游记大闹天宫》、画《封神演义》、画《水浒传》、画《三国演义》等,可谓画遍了京剧脸谱里的各种人物形象。十余年间,近3000枚蛋壳在他手中变成了栩栩如生的脸谱画。2008年,他的京剧脸谱作品曾被央视戏曲频道展示;2016年,他更入选成为上海市市民文化节百名手工达人之一。

  老有所乐的费永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用一口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道出了自己的心愿:“我在这蛋壳上作画就是想能借此弘扬我们传统戏曲文化,只要身体可行,我就会一直画下去。”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晓璐

  推门走入费永泉的家,映入眼帘的便是墙上挂着的各种传统艺术作品:剪纸、香囊,当然还有费永泉自己的作品——蛋壳画。早年他把这些蛋壳都堆放在自己院子里,如今这些“宝贝”被他小心翼翼地藏于纸盒中,一摞又一摞地堆积在橱柜上。为方便记者的采访,费永泉将自己的作品摊满了桌子。

  费永泉的老伴告诉记者: “这是他的精神寄托,还是得支持。”

退休后“自学成才”

  费永泉的这项爱好最初源于他对京剧的热爱。1939年生于浙江的费永泉从小喜欢跟着父亲一起看戏,京剧是他的最爱,家中电视常年播放着戏曲节目。2000年退休后,得以空闲下来的费永泉或拉着同样热爱戏曲的老伴去剧院看戏,或时常与票友们相聚一堂,唱戏解馋。可惜因费永泉咬字发音不准,唱戏的念头日渐消散,然而他对京剧的热爱却从未消除,“退休后,时间变得特别充裕,我就总想着能不能用什么方式将我最喜爱的京剧呈现出来。”

  一日,费永泉吃着鸡蛋,看着手中完整的鸡蛋壳,他突然灵光一闪:“这鸡蛋壳不正像是人的面部轮廓?”于是在2005年,从未有任何绘画经验的费永泉开始琢磨起在鸡蛋壳上作画一事。

  然而鸡蛋壳易碎,加上表面光滑,要在鸡蛋壳上作画并非如费永泉最初想象的那般容易。那段时间,费永泉每日早上起床打一套太极拳后,便埋首于床边的书桌上钻研——那张小小的书桌上堆满了作画所用的材料,抽屉里也放满了各种颜料及工具。

  彼时,费永泉总是不得要领,画坏了一枚又一枚鸡蛋壳,家里只得顿顿吃鸡蛋——荷包蛋、鸡蛋番茄汤、炒鸡蛋……每天的“鸡蛋盛宴”吃得费永泉老伴直呼受不了。可是谁能料想,这位说话轻声细语的老爷爷却是一个极为执拗的人,他不愿轻易放弃。

  回忆起最初作画的时光,费永泉表现得轻描淡写,“就自己多研究研究,向专业人士讨教些经验,再买点相关的书籍回来学习。”后来,费永泉硬是靠自学学会了这门“手艺”,他开始成功地画出了一件件蛋壳艺术品。

  如今看着家里堆积如山的蛋壳,费永泉的老伴边笑边摇头:“这些全是他的宝贝,他把别人不要的纸盒子收集回来,二次利用于收藏蛋壳画;他还用那些废弃的纸板做蛋壳画的帽子与胡须,床底下还藏了一箱又一箱的干净鸡蛋壳。我们这个家都快被他整成垃圾厂了。” 虽然嘴上抱怨着,但看到费永泉老有所乐的样子,老伴心里也很踏实。

只送不卖的“宝贝”

  费永泉这一画就是十三年。十三年间,数千枚鸡蛋壳在费永泉的笔下摇身成了一张张形象各异的京剧脸谱画。通常,费永泉的蛋壳画总是以成套的形式出现,少则4枚,多则几十枚。每一套蛋壳画在费永泉的心里就是一出戏,对他来说,这些蛋壳“宝贝”不仅是一件件珍品,更是一份文化的传承。

  日子久了,费永泉画的蛋壳出了名,一些慕名而来的人想向他买,费永泉却始终坚持不做买卖,只愿送给有心人。“画蛋壳画对于我这样一位老人而言,是一种精神寄托,也是传播交流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途径。我们家也不缺钱,只要对方真心喜欢、欣赏我的作品,我很乐意送给他们做纪念。”

  2012年起,费永泉不仅自己作画,还在社区文化中心开设了“蛋壳画”课程——由他开办的“莘庄蛋壳画”与“颛桥剪纸”“龙柏香囊”等民间艺术被同时列入了上海市闵行区五年级学生体验型课程的内容,费永泉亦成了一名专门教授五年级学生在蛋壳上画京剧脸谱的志愿者老师。

  时至今日,近80岁的费永泉依然每周两次,风雨无阻地穿梭在家与课堂这“两点一线”之中。家人认为他年事已高,不便再来回奔波,更不适合长时间授课——事实上,费永泉是所有授课老师中年纪最大的,且每次出行需要花费他半个多小时路程,每次授课时间更是长达4个小时。有时候一天讲课下来,费永泉的嗓子都是沙哑的。

上一篇:大学生买房打8折 武汉布局大手笔的“人才争夺战” 下一篇:老人爬长城受伤 北京怀柔消防成功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