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豪才:从“教书匠”到全国政协副主席

学术、仕途双丰收的罗豪才l998年6月27日,北京。世界瞩目的焦点。      

这天上午,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铺上了长长的红地毯。国家主席江泽民在这里主持隆重仪式,欢迎美国总统克林顿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中美两国国歌奏响,2l响礼炮轰鸣。在隆重而热烈的欢迎气氛中,江泽民主席陪同克林顿总统会见出席欢迎仪式的中方土要人员: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邹家华,全国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中央主席罗豪才……当晚,在江泽民主席举行的欢迎克林顿总统的国宴上,罗豪才再次出席作陪。      

中美两国元首在京会晤的重大新闻通过各种媒体传播后,罗豪才很快接到了从海内外向他打来的电话,祝贺他陪同江泽民主席出席了这次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国事活动。      

时隔不久,当我们走近这位身材魁伟、鹤发童颜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中央主席时,谈及此事,罗豪才兴奋地说,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光荣,也是民主党派的光荣。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肝胆相照、荣辱与共,这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对侨胞的特殊情感在1998年3月召开的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著名法学家、教育家罗豪才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此前,他已担任了致公党中央主席、最高人民族院副院长、中国侨联副主席等要职。但无论职务如何变化,他始终不曾改变的是对归侨、侨眷和海外华人、华侨的情缘。      

中国致公党是以归侨、侨眷中的中上层人士为主和有海外关系的代表性人士组成的,具有政治联盟特点的,致力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党。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总格局中的一个参政党。身为归侨的致公党中央主席。罗豪才对“侨”有着至深阶情感。      

“我已出访过世界上4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到一地,我总是喜欢到唐人街、华人区、侨团、侨校去走一走。看一看。也喜欢到中国饭馆吃一吃饭。”一谈到“侨”的话题,罗豪才便透出一种吸引人的亲和力,“那里有朋友去看,没有朋友也去看,侨胞们相聚。海阔天空地聊,大家感到非常亲切。”每当这时,罗豪才可以用普通话、闽南话、广东话和英语,问老老少少几代侨胞交谈,很快达到感情沟通,交上朋友。      

“我对华侨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这是罗豪才发白肺腑的直白。“人们常这样比喻:有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有华侨华人的足迹。其实,对老一代侨胞的大多数人来说,是因为他们当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衣不裹体,食不果腹,为谋生计才背井离乡,飘洋过海的。”对此。作为华侨后代的罗豪才有着切身的感受。      

罗豪才的祖籍在福建安溪。一个世纪之前。清廷腐败,贪官暴敛,这里的乡亲受尽土豪劣绅盘剥,屡遭土匪掠夺,实在活不下去了,他的祖父在19岁时与乡亲结伴。远走异国他乡。他们先是到了缅甸,后又迁移到新加坡。在这些乡亲之中,有的后来流落到马来西亚、印尼,有的去了台湾,还有的飘洋过海,去了更遥远的地方。 1934年3月,罗豪才就出生在新加坡。他的童年时期,是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度过的。日本侵略者的种种暴行,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狮岛又遭受英国殖民主义者的统治。当地人民和华侨备受欺压,他也饱尝了失学和当学徒工的痛苦与艰辛。l7岁时,在华人学校读初中的罗豪才,因投身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的斗争,被新加坡殖民当局监禁一年零三个月,并被非法驱逐。青年时代的那段屈辱经历。至今是他心中难以抚平的伤痕。由此,他对海外华人华侨的牵挂与关注,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随着侨胞的归来和留学生的出国,随着他的出国访问,变得更加强烈。      

“海外侨胞对祖国是非常热爱的,这种感情,只有身在海外的人才能更加真切地感受到。”罗豪才感慨地说。海外的侨胞都想了解祖国的发展变化,每当他们看到祖国亲人的到来。了解到祖国的发展变化,他们都很激动,就连看到中国货也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情。这是因为人家都是同一条根,同一条血脉,都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      

在与海外侨胞的接触中,有时也会遇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一次,他在国外和当地侨胞聚会时,遇到了个别数典忘祖的人,于是一场争辩展开了。有个人说,台湾应该独立,我是台湾人。罗豪才问他,你的老家在哪里?那个人说他的老家在闽南。罗豪才说,台湾人口中有80%是从福建迁移去的,而且主要是从闽南一带去的。你的老家在闽南。怎么能说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呢!那个人被问得哑口无言。     

上一篇:罗豪才:致力为公新侨领 下一篇:红通人员李宝华回国投案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