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政府跛脚后,特朗普内外政策演化的两点推论

中期选举落幕,参议院方面共和党以51席比46席占得多数,众议院方面民主党以223席比199席占得多数。大选结果符合此前的预期,共和党失守众议院多数席位,特朗普政府跛脚。

    两党主要票仓依旧坚固,2020年美国大选仍有悬念。截止11月7日下午,共和党失守众议院大局已定,那么,赢下总统大选的共和党为什么丢掉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是摇摆州临阵倒戈吗?其实并不,我们做了统计,除了艾奥瓦州,共和党并未失去其他州的支持。

    造成上述局面的主要原因是总统大选和中期选举不同的选举规则。

    (1)总统大选的规则为赢者通吃,即支持特朗普的人数超过半数,则特朗普拿下整个州的选举人票。中期选择则是按照席位来决定,各州按照人口分布来决定各州众议院议员席位的数量,每个席位可能是两党中的任一个。也就是说,即使州内共和党支持率更高,但部分席位也可能被民主党收入囊中。

    (2)这次中期选举,参议院改选三分之一,其中包括共和党的9席、民主党的23席,形势对民主党不利:众议院则全部改选。

    未来两年,特朗普政府跛脚,大家关注的焦点在于特朗普原定的政策诉求能否继续得到实施:

    (1)国内政策方面,预计国会将对赤字采取限制,阻挠特朗普的二次税改和大规模基建计划。2017年底特朗普减税导致财政赤字飙升,预计2019年美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或将提升至4.7%。特朗普寄希望于结构性减支计划进行对冲,但在共和党掌控两院的时候,减支计划仍然遇阻,何况现在共和党失守众议院,边际已然恶化。民主党占优的众议院和国会建制派,或将以财政赤字问题阻挠特朗普的二次税改和基建计划。

    (2)对外政策方面,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能否缓解?形势难言乐观。回顾历史,USTR是国会保守势力干预自由贸易的主要抓手。以往的总统大多通过快车道谈判权、降低USTR职级等方式绕过国会保守势力,推进多边自由贸易谈判。然而,特朗普上台后立即退出TPP,之后又通过USTR发动对华贸易战,这表明在贸易政策上特朗普政府已经与国会保守势力形成合流。两党保守势力占据国会,中关贸易争端长期化趋势不变,仅凭中期选举很难有明显修复。尤其在国内政策大概率受阻的情况下,特朗普想在2020年胜选连任,很有可能继续在外部磨擦上寻求破局。

    总体上可以推论,特朗普的二次税改与基建计划预计受阻。国会的保守势力,无论是共和党主刀还是民主党主刀,仍然有很强的话语权,USTR的作用不变,中关贸易争端很难凭借中期选举这一个事件进行修复,仍需要中关之间采取更积极主动的协商论证。

上一篇:星源材质:三季度业绩承压,长期仍具竞争力 下一篇:事件点评:美元走强使外汇储备下降,中美利差有望企稳